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贾生元博客

好人一生平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环境科学研究员。是一个环评爱好者、工作者,生态学的学习者和探索者,愿意与人交流思想和工作、研究成果的人,希望自己幸福、快乐,也希望别人幸福、快乐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欠父亲一口肉,亏母亲一口汤  

2016-09-30 19:03:54|  分类: 随时感想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欠父亲一口肉,亏母亲一口汤

谨此文怀念父母双亲

 

2016年的中秋已过,“十一”小长假又来了,天气开始变冷。“每逢佳节倍思亲”,彼时应该准备回家看望年迈的父母了。近几年每逢中秋、十月小假或春节,我都会回老家与父母团圆,即使为了错开交通拥堵的高峰,也得在家呆上两天。但今年不能了,以后也再不能了。谨以此文怀念父母吧!

2016年余下不足百日。看来2016这一年对我而言注定是一个非常之年,也是一个沉痛之年。24日父亲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,离开了我们。715日母亲也追随父亲而去,相隔不足半年。经受了痛失双亲之苦的我,也有点儿悟明了自己活了大半辈子的人生!

父母养育我们8个子女,为了一家人的生计,一生遭受无尽之艰辛与苦难。尤其是在那个吃不饱饭的年代,父亲总是起早贪黑地劳作,患得一身疾病;而照顾这么多孩子的一个大家庭,母亲在家里的辛苦就更惨了!

当年那个人民公社、生产队的年代,农忙时节,母亲不仅白天要去生产队干农活,还得为这一个10口之家料理家务、缝衣做饭。曾多少次夜半醒来,看到母亲还在冒着黑烟的油灯下缝衣、纳鞋(以至于现在还想着妈妈亲手做的布鞋穿着是那样绵软和舒坦)。在虽然艰苦劳作,但仍然吃不饱饭的那个年代,母亲白天在田间劳动,回家还得做一大家子人的饭菜等家务。这种情况,对于现代总是叫外卖的年轻人,是想像不到那种日复一日劳作之苦的,那种饥饿也是现在人们想不到的。那时小小年纪的我们,有时候饿的睡不着觉,一个劲儿地哭,母亲也无奈,就是劝我们,“睡吧,睡吧,睡着了就不饿了”。不一会儿,我们在饥饿的哭泣声中,哭累了,也就慢慢地睡着了~~~

曾记的,即使在寒冷的冬天,父亲还总是半夜起来,去给生产队的牛马添加草料,或照料初生的牛犊、羔羊,生怕冻死一个。农忙时节,在生产队夜班赶农活,后半夜(也就是凌晨)生产队有时会给补吃夜餐,往往会宰杀一只羊供社员们吃,每个参加夜班干活的人会分得一小碗羊肉。而多少次夜晚的我们,心里就惦记着父亲会带回一点儿羊肉给我们吃,所以就会熬夜不睡,等着吃羊肉。等啊,等啊,终于等到父亲带回了分给他的那一小碗羊肉,我们几个便狼吞虎咽般一下子抢吃光了,甚至哥兄弟几个还为谁抢了一口大的吵架,全然不顾、也不问父亲是否吃过一口。想想当时的场景,似乎就是一帮饿极了的狼嵬子在哄抢!年幼不懂事的我们,不体谅父母之苦啊!现在想想,真是那种钻心般的痛苦和自责!

我从小是一个淘气的孩子,当同龄的伙伴已经步入学堂,我却还在河沟里趟、山野里跑、泥巴中玩儿呢。9岁那年,父亲偷偷地从身后将我抱住、扛上肩膀就往学校送,我在他肩膀上挣扎着乱踢、大哭,就是不想上学。由于9岁才上学,比班上同学年长1-2岁,不久我的学习成绩就名列前茅了(丢人)。初中一年级,我就远离父母在外求学了,父亲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跋山涉水,穿过山间小路、陡坡、梁坎,翻过大山来看望我,带些干粮,生怕饿着他的这个儿子。

后来子女们逐渐一个一个成家了,我与小弟也远走他乡,离父母很远很远,三个姐姐也先后离开农村。我大学毕业工作后每年只有一次探望父母的假期(婚前),而婚后四年才有一次难得的探亲假。当我第一次领着新婚的妻子回老家探望父母时,那时母亲腿脚已经很不方便了,走路时已经很困难,所以在家常常是爬着、挪动着干活。但当得知我俩快回来时,仍然坚持到村口等着,等着给她带回儿媳的这个儿子—我。当见到母亲时,妻子一声“妈”使母亲激动地忘记了腿疼,高兴地说“见到我儿子和儿媳,我的腿也不疼了”。此时,带回媳妇的儿子竟然是治疗母亲腿疼的“止疼膏”!

后来,母亲还是只能柱拐杖了,再后来,基本上就不能下地行走了,外出晒太阳时,由父亲用轮椅推着在院子里走走。但在家里,即便坐着、双手也时刻不闲地干很多很多的家务,此时父亲照顾并配合母亲做着家务也不必去田里劳作了。因为我等儿女们都已成家,二老的生活已经有了保障,后来农村有了低保,吃穿都已不是问题了。让我们儿女感到欣慰的是,两位老人一生彼此心心相印,恩恩爱爱,互相依托,晚年经常两人面对面坐着、手拉手聊天,坐累了则头对头左右躺着聊天,两个老人恩爱的让儿女们、后辈们羡慕。夫妻恩爱,这是很值的我们这些儿女、后辈们学习的!

父母一生教育我们要行善、助人,而他们也是以身作则,左右邻居有困难,父母都会帮忙,急他人之所急。来人借用农田干活用的物件,拿去用就是了,那怕自家等一等;来个乞丐要饭的,尽管自家生活如此困难,但也总会给一个馍或给一碗面粉(磨后的生面,回家自己去做);逢年过节或家里来了亲戚,母亲会做一点儿好吃的,但心里也总照顾着左邻右舍,送东家,给西家的;平时则常替邻居们照顾一下孩子、晾晒的衣物、或院里的菜地、鸡、猪等,所以邻里关系极好。而且周围邻村上下皆知父母之好,一生落得个好人的名声。以至于父亲自认为就是因为好心、行善,十几年严重哮喘疾病却在后期奇迹般地不治而愈,也许他自己认为是积德行善感动了上帝!

养育这么多孩子,但只要一个不在身边也总是惦记着。大学毕业后的我一直在东北工作,2004年到北京后,几乎每周都是那种“5+2”和“白加黑”地拼命般地工作,我与父母联系也少了,极少主动给父母打电话,甚至感觉到与父母没有多少话可说了(不孝莫如此!)。每当夜间工作结束,休息前想起父母时,考虑他们应该是已经入睡了,就不打扰了。由于有我等儿女们的资助,父母的生活条件也逐渐改善了,但更惦记不在身边的儿子了,时不时就打电话过来,每次也不多说,就是问“你在哪儿呢?”作为儿子的我,多数情况下是在忙碌中应付着说几句,也就是问“您和我妈身体怎样?”、“缺钱花不?”、“照顾好你自己和我妈妈啊”,而父亲每次总是重复同一句话“我们都好好的,就是想知道你在哪儿呢?”现在想想,父母就是时刻惦记着他们的这个游离在外儿子。“就是想知道你在哪儿”,可见父母对儿女的惦念之切,想他的儿子!

虽然一辈子辛苦、劳累,父亲本身体质较差,而真正对父母一生最大的打击,就是比我大两岁的姐姐(三姐)得肺癌病逝。白发人送黑发人,其苦可知!姐姐的离世,母亲可能是那种有时明白,有时糊涂的状态,但父亲几乎是天天在哭泣,以至于身体状况一落千丈,于201624日离开了我们,享年84岁。一直在身边照料父母的大弟弟告诉我,父亲去世前,最想看到的就是我,似乎就是在等我,似乎有很多话要对我说。去世前一个月,父亲曾打电话问过我何时回家,我说春节期间回去。但24日那天,父亲可能等不及了,问我大弟弟:“你哥还不回来?”。弟弟大声说:“还早着呢,得过了正月十五才能回来呢”。此时父亲只说了一句“他们是不想见活的,那就见死的吧”。当日,便在午休的打酣声中撒手走了(走的很是安详)。每每想起这个情景,我实在忍不住流泪。“生儿,养老送终”,可我这个不孝之子,却没有在父亲最想见儿子的时候陪在身边,为父亲送终。当我们一家三口匆忙中赶回到老家,迈进院门,看到搭在院中的灵棚和躺着父亲的棺木,望着父亲的遗像,我的两脚真的像注了铅一样沉重,刚喊出“老爸呀,儿子回来了!”便泣不成声~~~

父亲去世之时,虽然是隆冬时节,又恰逢春节将至,但全村的人几乎都来帮忙,有的自带工具来清院子里冰雪的,有的顶着寒风去挑水,有的洗菜、生火、做饭,忙来忙去,有的在棺前凭吊、哭泣,有的烧着纸钱,念叨着父亲的好。下葬那天,屋子里、院子里站满了乡里乡亲的人,来送父亲最后一程。

父亲去世时,母亲虽然已经完全不能站立,但饮食尚可,面色还好。尽管已不能自理,但她老人家却一直对我们说想到父亲的棺材前哭一会儿,想在封棺前再看父亲一眼,还想摸摸父亲的手。但出于对她老人家身体的担心,我们只是安抚,并没有让她如愿。安葬父亲之后,我们几个儿女也商量了照顾母亲的事务。原以为母亲还能坚持两、三年,但是,一直相依相伴的老伴去世,对母亲的打击之痛是沉重的,时隔不足半载,亲爱的妈妈还是在715日离开了我们!享年也是84岁。想一想当年劝我们在饥饿的哭泣声中去睡觉的妈妈,当时何不也是在饿着肚子?!因为那时妈妈常常将儿女们吃完饭后的空碗用热水冲洗一下,也就是将洗碗水当作汤充饥喝了,而那时,年幼的我们甚至不给妈妈留下这口“汤”,因为我们有时会用舌头将碗舔的干干净净的,什么也不剩!现在看,那时的我们是多么可笑,但妈妈又是多么的可怜!

这就是一生受尽苦难的我的父母双亲!

今年,很多朋友见面后总是问我“怎么瘦了这么多?!”虽然工作忙、辛苦是一个方面,为大项目几乎是操碎了心,但双亲离世的打击是最主要的原因。没有陪伴照顾好父母,特别是父亲去世后,没有细致地安排好母亲的生活,这种愧疚和罪过,时时谴责着我的心!每每想起父母,我一个人就会在家里伤心、哭泣、责骂自己!

父母给了我们生命,并呵护我们长大,何恩能比于此!我等亏欠父母的何止一口肉、一口汤!

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,多少人告诫过我们,养老要在当下,可我等却总是推、拖,甚至遗忘,等到愧疚之时,为时已晚!

写下此文,我已哭湿了一堆纸巾!!!

2016-09-30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7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