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贾生元博客

好人一生平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环境科学研究员。是一个环评爱好者、工作者,生态学的学习者和探索者,愿意与人交流思想和工作、研究成果的人,希望自己幸福、快乐,也希望别人幸福、快乐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印度博帕尔毒气泄漏事件遗毒犹存  

2010-06-10 11:05:06|  分类: 环境事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揭秘:印度博帕尔毒气泄漏事件遗毒犹存

凤凰网评论频道基于传递新闻价值之必要,特补发内蒙古新闻网2009年9月30日标题为《揭秘:印度博帕尔毒气泄漏事件遗毒犹存》文章,以飨读者。2010年06月08日

通过这一事件,我们应该思考哪些问题?对中国的环境保护事业,以及从事影响评价管理与技术的工作者有何启迪?如何做好中国对内和对外的环境保护工作?

25年前印度中部的联合碳化物公司发生化学气体泄漏事故,造成上万人死亡几十万人受伤;时至今日记者披露该工厂并没有进行事后处理,残留的上百吨有毒物质仍在进一步扩散,进入水源,引发癌症、畸形等后果。

图:凶案现场联合碳化物公司农药厂的废墟继续向水源排放致命化合物

据《卫报》9月29日报道25年前,印度博帕尔的毒气泄漏导致两万多人丧生;令人震惊的是,直到今天印度民众仍在受其余毒的伤害——泄露事故的现场竟然没有任何清理或者防护措施。卫报著名记者乔治·蒙比特尔(George Monbiot)怀着极大的愤慨之情在他的个人专栏里对博帕尔的现状进行了揭露:

众所周知,世界上最严重的工业灾难就是:25年前位于印度中部的联合碳化物公司(Union Carbide)下属工厂发生的气体泄漏事故。事故发生时,该农药厂已经老朽不堪,而且缺乏一些最基本安全措施。1984年12月2日晚,该厂释放出大量异氰酸甲酯、碳酰氯以及其他气体,笼罩在人口稠密的城市的上空。这些有毒气体导致成千上万的人死亡——有些人当场死亡,而许多人则在随后的几年中死去。迄今死亡人数约为25000人。此外,还有几十万人受伤,其中许多人受到了永久伤害。再过两个月,就是博帕尔事件的二十五周年了。

上周我在我的专栏里提到过此事,将之与托克国际(Trafigura)垃圾倾倒丑闻相提并论。然而直到上周我收到一封相关信件,我才得知,博帕尔事件后,竟然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防止残余有毒物质进一步扩散。在这一灾难性事件令全球人都为之愤怒、博帕尔成了公司非法行为和轻忽人命的代名词后,也许你会设想:这一重大凶案发生地应该早已清理干净,并尽快做好了妥当安排;而这个自气体泄漏事故发生后就已关闭的工厂,也应该已经被摧毁并移除,或被彻底清理后作为死难者的纪念场所。但是你错了!

然而博帕尔医疗上诉(the Bhopal Medical Appeal)组织提醒我,这个工厂仅仅是被废弃了。留在那里的上百吨有毒化学物——或者堆在一个个露天的坑里,或者只是堆在地面上——还在不断释放有毒物质进入水源,就这样,直到今天它们仍继续毒害人们,引起癌症、畸形以及其他种种严重后果。那些化合物包括致命的农药和更为致命的未成品。

信件作者多米尼克·纳匹瑞(Dominique Lapierre)在喝了半杯这个城市的居民每天都喝的水后说:“我的嘴、喉咙、舌头像是立刻着了火,我的胳膊和腿马上起了皮疹。那场灾难后十八年以来,这里的男人、女人、孩子每天都在经受怎样的折磨,这是最明白的表述。”七年过去了,任何事都没有改变。这里没有进行污染清理,每当雨季时有毒物质都会从此地泄露,对此也没有任何防范措施。

1994年,联合碳化物公司(2001年后归陶氏化学所有)出售了其印度分公司,因而(如该公司自称)不再承担任何有关该农药厂、那场灾难及其善后的责任。印度政府似乎也对这个工厂甩手不管。饱经苦难的博帕尔人现在要再度受到污染的毒害。

 

导致毒气外泄夺走成千上万人性命的案件,在法院经多年的研审后,终于在昨天判处7人必须对这起惨案负责,分别被判坐牢两年及罚款10万卢比(约2960新元)。

被判有罪的其中一人是美国联合碳化物(Union Carbide)属下的印度公司主席马亨德拉(Keshub Mahindra)。法院也判处联合碳化物属下的印度公司罚款50万卢比(约1万4820新元)。

在1984年12月3日凌晨,设在博帕尔(Bhopal)的印度联合碳化物农药厂的贮存库因爆炸泄漏出毒气,成千上万人当场中毒丧命,为世界上最严重的工业惨祸。

涉案的7名被告原本面对刑事杀人罪,到1996年印度最高法院修改了控状,以疏忽导致他人死亡罪指控他们,这项指控罪责较轻,最高刑罚只需坐牢两年。

法院的决定激起受害人的怒火。博帕尔毒气受害人组织的马尔尼说:“我们等了25年,现在他们只是处以两年徒刑,这算什么?”他还说:“他们可以进行上诉要求推翻这次的判决。”

一些受害人高喊:“吊死凶手……他们是国家的叛徒。”

据官方估计,惨祸发生后三天内有3500人死亡,不过根据印度医学研究委员会的独立统计,这三天内有8000至1万人丧命。

该委员会指出,到1994年还有2万5000人因暴露在有毒环境中而死亡。

印度政府在1994年之后汇集的统计数字显示,这家农药厂附近的居民,至少有10万人罹患慢性病,超过3万人所居住的地区,水源已受到污染。

1999年陶氏化学公司(Dow Chemical)收购了美国联合碳化物,并宣称跟这起惨祸有关的所有债务,已经在1989年和印度政府达成的庭外和解中全部清偿,总款额为4亿7000万美元。陶氏化学公司在博帕尔毒气事件25周年的纪念日发表的声明说,那次达成的和解已一次过支付了赔偿金,对相关公司进行的法律责任追究也已经终结。

难道我们没有从这一事件中汲取任何教训吗?难道印度人的生命真的这么廉价,就连受到如此多亏欠的博帕尔人也要接受害虫才有的待遇?我们还能袖手旁观、让这幕惨剧继续多久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6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